我为国家记流水账

  我为国家记流水账

  深圳有群普通家庭组成的“民间记账员”,政府统计数据便来自他们

  稿源:南方都市报   2010-10-20  作者:刘凡

 

  摘要:在深圳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,每天有600户家庭都做着同样一项工作:记流水账。大到买房、买车的开支,小到一个晾衣架、一袋奶粉,事无巨细地都要一笔笔记录下来,每月完成300条左右的记录数字。这些数字被汇总后上报给市、省乃至国家的统计部门,作为发布数据及决策的重要参考,而报酬只是象征性每月数十元的慰问金。这600户家庭就是城镇居民调查户,俗称“民间记账户”。

  (南方都市报 )

    周老太的记账本。 南都记者 刘凡 摄

  圈释

  在深圳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,每天有600户家庭都做着同样一项工作:记流水账。大到买房、买车的开支,小到一个晾衣架、一袋奶粉,事无巨细地都要一笔笔记录下来,每月完成300条左右的记录数字。这些数字被汇总后上报给市、省乃至国家的统计部门,作为发布数据及决策的重要参考,而报酬只是象征性每月数十元的慰问金。这600户家庭就是城镇居民调查户,俗称“民间记账户”。

  昨日,在国家统计日前夕,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对部分调查户进行了慰问,这些鲜为人知的“民间记账户”才走入人们的视野。

  圈窥

  记账家庭为随机抽取

  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副队长伍健铭介绍,深圳城镇居民调查队建立于1985年,是三年一次的城镇居民家庭基本情况抽样调查与常规住户调查、专题调查相结合的调查体系。主要是通过了解居民家庭的人口、就业、收支状况、储蓄、消费及住房等情况的基本数据,以了解社会居民的整体生活状况。

  据悉,目前共抽取了600户家庭作为样本,覆盖了全市所有的行政区。这600户家庭主要承担的是每日记账的工作,每天记账户记录家庭开支,每月20日,各区的统计员将账本汇总,进行人工编码,再统一逐级上报省和国家。所抽取的600户家庭不分户籍或非户籍,除军营、学生公寓、工厂集体宿舍等人群之外,所有家庭户(包括单身户)都被纳入调查范围。

  “我们的样本并不是多年固定不变的”,伍健铭说,为减轻调查户长期记账的负担,同时为增强样本的代表性,在所抽取的600个家庭中,每年将抽其中的1/3,由新的调查家庭代替,3年之内进行一次彻底的轮换。在深圳这个流动性强的城市,如果遇到家庭发生搬迁,或者不愿意承担记账任务,则需要及时更换样本。为了保证样本的准确性,市、区级的统计员也要对记账户的情况保持及时的动态跟踪。

  账无巨细都要记

  “10月13日,衣架,5.9元,的士费28.8元……”家住梅林某小区的周老太一家从去年开始成为民间记账户中的一员。在周老太的记账本上,字迹工整地写着每一天的收入和开支。开支中的每一项都写得清清楚楚,大到房屋管理费,小到衣架、奶粉等等,都需要写在账本上。周老太说,她原来是做会计的,但是没有家庭记账的习惯。但是自从被聘为城镇调查户成员之后,家庭记账成为她每天晚上忙完了一切家务活之后,临睡之前的一堂“必修课”。

  别看一笔笔的账目不起眼,但是每天都记,而且每项开支都记,并坚持天天都不间断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据介绍,记账分为“粗账”和“细账”,如果记的是“粗账”,则只需要记“食品类”、“交通类”等大的数目即可,而如果是细账,则需要具体到每一项,比如单单食品就要分多项。而“粗账”每天需做十几项记录,每月的记账条数达到300余条,“细账”所需记录条数更多。

  刘先生已经担任了2年的民间记账户,他坦言,刚开始的时候,家里的3个人都很不习惯,因为3个人的每一项收入、支出他都要一一过问,觉得相当繁琐。“买了几棵白菜都要赶快记下来,刚开始有些烦”,刘先生说,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期之后,渐渐把记账当成一种习惯,家里人也习惯性地把每天的开支告诉他。他记账的方式是忙里偷闲,比如每天只要一有空,他就会整理一下当天的开支,一笔笔回忆之后记下来。“现在不记还觉得少了点什么”,刘先生表示,家里人也都养成一个共同的习惯:保存购物小票。

  不为报酬只为贡献

    天天重复记流水账,对这些家庭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?记者了解到他们每年仅500元的报酬,城市调查队、区统计局也会每年举办联谊、慰问等活动,但是这些记账户却为自己的“义务劳动”乐此不疲。“发挥余热,以前是给人家记账,现在是给自己家里记”,周老太说,她退休之后,在小区做义工,现在又被抽中成为调查户,在接到聘书的那一刻,觉得自己很荣幸,也增加了一份义务和责任。而且记账能发挥她的专业特长,所以她欣然带动全家人接受了这个任务。长时间的记账下来,她发现自己成为最熟悉菜价的“市场通”,“什么时候菜价贵,什么时候菜价便宜,我都一清二楚”。而且她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,就是家里的账目清晰了,消费也更加精打细算了。

  “其实每次抽取的样本数量更多,但是只有约50%的家庭能成为记账户”,昨日,伍健铭坦言,由于记账的工作繁琐而枯燥,而家庭为随机抽取,很多家庭被抽中了,但是拒绝承担调查任务,于是就要再次抽取下一个样本。抽中的家庭与成为记账户的概率基本为2:1。伍健铭表示,这些记账户提供了最原始、最一线的居民生活数字,在城市统计体系中承担了基础性的任务。相对于他们的付出和所获得的报酬来说,这些调查户确实不容易,是为城市默默奉献的群体。

  采写:南都记者 刘凡